關於部落格
與大家分享探究新古典舞團的世界
  • 3334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唐朝:我們永遠的藝術夢鄉【2010/11/04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唐朝,是我們永遠的藝術夢鄉!   唐代曾有大量的樂舞由那時的遣唐使傳入日本和韓國,並較好地保存了下來。劉鳳學博士留學日本期間,於日本宮內廳發現有大量記載中國唐代樂舞的文獻及樂譜、舞譜,於是她將自己原本用來攻讀學位的時間全部犧牲,在征得有關方面同意的情況下,手抄樂譜、舞譜及文獻達2000多份,其余還用照相機拍攝下來,這批珍貴的資料成為她在台灣新古典舞團開展舞蹈及音樂創作的重要依據。在以后的幾十年時間裡,她把這些珍貴的古樂譜、舞譜翻譯成多種樂器的五線譜,並依據唐代舞譜及文獻的記載進行唐代宮廷舞蹈的重建。在劉鳳學幾十年鍥而不舍的研究攻關下,台灣新古典舞團現已完成唐樂舞大曲《蘇合香》、《團亂旋》、《春鶯囀》,小曲《拔頭》、《秦王破陣》等大量華麗典雅的唐代宮廷樂舞的重建。更讓人欽佩的是,劉鳳學決定將她多年研究的唐樂舞成果毫無保留地無償贈送給西安音樂學院,這些珍貴的學術成果還包括她在日本宮內廳手抄的樂譜、舞譜及文獻資料,以及《團亂旋》、《蘇合香》、《拔頭》、《春鶯囀》四首之唐原譜、《拔頭》及《團亂旋》譯妥之五線譜等。   2010年3月,劉鳳學再一次踏上了西安這片古老而厚重的土地。滿頭銀發的劉鳳學,笑容溫暖,眼神慈祥。在她看來,送唐樂舞回西安——唐長安,是一件頗具意義的大事,也為她幾十年研究唐樂舞的成果找到了可以傳承和延續的平台。   此后的幾個月裡,西安音樂學院舞蹈系、民樂系鼓樂團與台灣新古典舞團多名教師密切配合,在劉鳳學指導下開展唐樂舞重建排練工作。   大型樂舞《來自唐朝的聲影》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西安鼓樂”,這是2009年進入聯合國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項目,是唐宋以來燕樂的遺存。它目前還存活於西安周邊民間樂社活動之中,使用的是中國古代俗字譜,在律、調、譜、器及表演形式上保留著唐代的文化胎記,是歷史的活化石。第二部分為唐樂舞,由西安音樂學院舞蹈系47名學生和台灣新古典舞團12名舞者共同表演。其中《拔頭》為小曲,由男子表演,節奏鮮明、舞姿豪放。《春鶯囀》、《蘇合香》、《團亂旋》為唐大曲,屬軟舞類,且為女舞,節奏舒緩、動作柔美、氣脈貫通,由內向外傳遞和彰顯出大唐文化的博大胸懷與恢弘氣度。要將唐樂舞的那種高貴大氣、典雅雍容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需要表演者做到自身內心的純淨,道德修為和對人性的感悟達到相當高的純淨之時,表演的舞蹈才能傳遞至真、至善與至美,才能令觀眾感動。為此劉先生在排練過程中特別強調舞者不僅要“修身”更要“修心”,要求舞者從唐代樂舞文獻、詩歌及唐朝的歷史文化等多方面汲取養分,對“身體”這一舞蹈主體,在不同時期、不同地域而形成差異的因素進行分析。雍容大氣、海納百川的唐朝人應該怎樣舞蹈?包括一個體態、一個傾身的角度都有其文化內涵在其中,希望最大限度地貼近和回歸繁榮昌盛、經濟發達的社會背景下唐朝人的心理狀態。這場演出音樂舞蹈的典雅神韻、樂隊編制的有章有據、演員服飾的華美考究,都使得觀眾耳目一新。整場演出結束了,掌聲和贊譽之聲不絕於耳,許多觀眾久久地圍在舞台前后不肯離去。   正如這次活動的策劃者之一、知名學者羅藝峰教授所說:《來自唐朝的聲影》不是想象性藝術創作,而是學術性文化重建,它比前者更為艱難,當然也更有價值。它是建立在嚴格的文獻基礎和細節考訂上的,一招一式,一音一節,都力求有根據、有來歷,力求切近歷史真實。這台樂舞雖然也追求舞台美感但不是僅僅為了觀賞性審美,而是企圖以這樣的樂舞傳達出大唐文化的氣息和那個時代的精神面貌。本次演出還有更深一層的考慮,那就是文化重建與價值持守。如果唐文化除了明皇吹笛、貴妃洗澡以外,再無其他有價值的東西,那它真的不配后人景仰!它還應該有更具歷史價值和文化價值的東西,那就是觀眾在晚會演出過程中,被深深感動的那份文化自信和文化驕傲!在這些樂舞不疾不徐、不躁不火的優雅動作和演員沉靜、深遠的眼神裡,在舞者微微欠身卻不失禮儀的致敬中,許多人被深深地感動了。這,就是文化的價值和力量!泱泱中華的這份文化自信和文化驕傲,是這台樂舞傳達出的藝術靈魂,也是今天的人們應該追求和持守的中國文化價值。 (責任編輯:厲振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