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古典之友

關於部落格
與大家分享探究新古典舞團的世界
  • 332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湾新古典舞“化身体为春秋笔”【南方日報】

刘凤学被《纽约时报》称为“杰出的舞蹈学家和教育学家,也是台湾现代舞界的先锋”。去年9月31日,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为她一手创建的新古典舞团颁发奖牌,上书“化身体为春秋笔”,并将台北市一条街道命名为“新古典路”。   这台现代舞剧票房很好   记者:新古典舞团创建了多长时间?你们的艺术追求是什么?   刘凤学:我们舞团是在30多年前成立的,当时我想“以传统为依归,创造现代”,因此把它叫做“新古典”。简单地说,就是用现代的方法来将传统发扬光大。我早年是学芭蕾舞的,因为出生在黑龙江,那里有很多俄罗斯人。长大后,我又去国外学现代舞,受西方文化影响很深,对东方文化接触较少。1948年,我遇到了舞蹈家戴爱莲先生,在她的影响下,我开始对中国舞蹈产生巨大兴趣。   记者:《曹丕与甄宓》也是把传统的舞蹈动作和现代化的空间感结合在一起。听说在台湾的票房很好?   刘凤学:在台湾,《曹丕与甄宓》场场爆满。排演这个剧目的时间很长,30年前,我们排演了一个《洛神》,主要以曹植、曹丕和甄宓的三角关系为主。演出之后我觉得没把想说的东西说出来,就想扩大。1996年,我请来作曲家王正平,他是广州人,他的编曲和我的编舞同时进行,完成了现在的这出《曹丕与甄宓》,之后就经常演出,但这个舞剧还是第一次走出台湾。   记者:现代舞的演出,场场爆满的情况在大陆很少见,以致现代舞常常被称为“小众的艺术”。   刘凤学:这需要一个过程。现在在台湾,现代舞已被一般人认同,尤其是大学生非常接受,老一代的人也很喜欢看。像《曹丕与甄宓》因为有历史典故,观众比较好奇,也能看懂。   台湾没有职业舞蹈团体   记者:在演出这么火爆的情况下,舞团的生存完全依靠票房还是需要政府投入?   刘凤学:台湾一家大剧院每年给我一场或者两场的制作费用,有时候十几万美金,有时候二十几万美金,然后我们给它制作演出。完成之后,我们在那个剧院演出几场,票房归他们。然后我们出去巡演,票房归我们,版权也归我们。此外,我们有一个基金会支持新古典舞团。   记者: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职业舞蹈演员?   刘凤学:台湾的舞蹈团体都不是职业的。但我们比专业舞团训练的时间还要多,每个团员一周平均训练33个小时。周六周日和节假日我们是白天训练,平时是晚上训练。那个“甄宓”从小学舞蹈,本科学的也是舞蹈,后来到国外念体育硕士。她觉得舞蹈是身体的艺术,了解身体的规律和局限才能掌握好舞蹈。   演员自己擦地板洗厕所   记者:在台湾,像你们这样的现代舞团多吗?生存状况怎样?   刘凤学:很多,大概有30多个,规模不同。有的三五人一个团,有的十来个人一个团。新古典舞团一般保持20个人左右,像这个《曹丕与甄宓》比较大型,就请临时演员。有一批击鼓的,是学院训练出来的,我们演出的时候就请他们来协助,付演出费用。我们的舞团可能是台湾最大的,我是指我们的原创作品是最多的,有100多个作品可以演。但钱不是最多的。(笑)   记者:演员既是业余的,他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热情来投入演出?   刘凤学:他们自己有个理想。连擦地板、洗厕所、搬行李、拆吊灯这些事情都自己来做,舞团的行政也由他们自己来做,他们也很乐意。   本报记者陈祥蕉 实习生 黄建凯 2007-02-02 09:34:21 来源: 南方日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